生物科技改变未来
  电话:021-20787300  

New Engl J Med:癌症传染学说又一发现!新研究人类能感染寄生虫癌症


New Engl J Med 2015年11月3日,一名哥伦比亚人感染了一种非常奇特的绦虫,其细胞表现类似恶性肿瘤,这虽然非常奇怪,但并不是绝无仅有的。

论文作者之一,伦敦自然历史博物馆寄生虫发育研究人员Peter Olson说,这种寄生虫表现更像是肿瘤,与普通寄生虫感染完全不同。

2013年美国疾病控制和预防中心(CDC)收到来自哥伦比亚患者的组织样本。组织来自一个41岁哥伦比亚艾滋病患者,生病数月后于2013年1月在哥伦比亚当地医院就医。哥伦比亚医生发现该患者感染了一种矮绦虫,在肺和淋巴结中发现存在小肿瘤。随后医生将这名患者的组织样本送到美国CDC寻找帮助。

美国CDC专家在显微镜观察这些组织,发现这些样本存在一些奇形怪状的小细胞,这些细胞类似癌细胞,能侵犯周围健康阻止。但是这些细胞缺乏人体蛋白,虽然该患者被感染了矮绦虫,但是这些细胞显然不是绦虫本身,绦虫是结构复杂的生物体。

2013年5月,这名患者因为尿毒症死亡。CDC病理学家Atis Muehlenbachs领队对这些细胞的DNA进行了分析。结果发现这些细胞来自绦虫,而且这些绦虫细胞也存在特定基因缺陷,人类细胞有类似基因缺陷时容易产生肿瘤。人体内竟然能出现来自绦虫释放的单个细胞,而且这种细胞的表现和肿瘤类似,这听上去不仅让人震惊,而且匪夷所思。

Olson说,绦虫发生肿瘤非常罕见。绦虫肿瘤细胞穿过患者胃粘膜进入淋巴结,健康人由于存在正常的免疫功能,绦虫肿瘤细胞不可能成功完成这一过程。绦虫肿瘤细胞类似干细胞,能增殖但并不能形成成年绦虫。这些细胞一般会形成一个不完整的蠕虫片段,因为他们生长在错误的不适合生长的环境中。

一般情况下绦虫能在哺乳动物肠道内生长发育。虫卵被宿主排除体外,感染无脊椎动物后成熟,在传染给脊椎动物。在数千种同类中,矮绦虫的这种生长过程是独一无二的。

剑桥大学分子遗传学家Elizabeth Murchison说,这一情况太让人吃惊了。虽然没有证明这种能增殖的绦虫细胞能在人类之间传染。但她认为也不无可能,她过去就是研究动物之间的肿瘤传染。她说这一论文十分重要,因为提供了一种新的疾病过程,这可能是过去被长期忽视。

癌症很可怕,但至少不会传染,这是我们从前的认识,但霍华德休斯医学研究所和哥伦比亚大学的最新研究证实:癌症也可能传染。相关研究结果发表在2015年4月9日出版的国际知名期刊《细胞》上。

在北美洲东海岸,软壳蛤会因一种白血病成片死去,简直像瘟疫一样。一直以来,科学家们都怀疑是某种病毒让健康的软壳蛤患上白血病的,从没想过白血病可能会传染,而哥伦比亚大学Michael Metzger教授团队证实,软壳蛤所患白血病具有传染性。将患有该白血病的软壳蛤的血细胞注入健康的软壳蛤中,其中一些就会不幸中招,患上白血病。

这种白血病和一种可以自我复制的DNA序列“Steamer”有关,正常的软壳蛤基因组中只有2到10份Steamer拷贝,患有白血病的软壳蛤基因组中则会有150到300份拷贝。这样的失常复制,很容易破坏机体原有的重要基因,甚至引发白血病。

袋獾生活在澳大利亚塔斯马尼亚。凶猛精干的袋獾常常会遭受面部肿瘤病(DFTD)折磨,更可怕的是,这种癌症可以传染。

2006年,澳大利亚科学家发现:正常袋獾有14条染色体,患有DFTD的袋獾只有13条千疮百孔的染色体。这种染色体的异常现象在所有患病袋獾中都一样,证实DFTD 具有传染性。

在袋獾为争夺食物或交配权而相互撕咬时,癌细胞会借机进入袋獾脸上的伤口,并以惊人的速度扩散,造成袋獾脸部溃烂,气道堵塞,难以进食,在饥饿中死去。从1996年发现第一例DFTD到现在,袋獾的数量已骤减了60%,2008年袋獾被正式列为濒危动物。

看来癌症在动物之间发生传染的情况并不罕见,人类过去很少有癌症传染的情况,最新这一研究不仅奇特,也说明在癌症传染方面,人类并不是完全可以避免。

(来源:生物谷)


发布时间: 2016-01-28



上一章:Nature:致癌的重要突变基因

下一章:PNAS:单身狗更爱生病,太残忍了